20141019

Trade THE soul for a wish.


有一個學生,死了。


  這並不是甚麼值得被拿出來說的事情,大家都知道這所學校會死人。每個人都知道,這就是要實現那個願望必須付出的,絕對的代價。
  每個人都知道,但還是願意進來就讀。
  大家都一樣,有想要實現的願望。
 
   ——『那具曾經是活人的屍體也是一樣的。』

  不安的耳語在人群中蔓延開來。
 
  『下一個死的可能就是自己——』
  『吶吶、那個願望真的這麼重要嗎?』
  『現在退出遊戲還來不來的及?』
  --『我想回去了。』
 
  環繞在新鮮的仍未瞑目的屍體前,或許還不明白怎麼一個下課時間就多了一具屍體少了一個同學。就算明白身邊所有人都只是和自己共同競爭贏家寶冠的玩家,又有多少個十來歲的學生能夠明白一條人命到底價值多少,失去它又象徵甚麼。
 
  一時間,蜂擁而至保健室的學生竟多達總學生的四成之多。
  獲得的回應毫無異同就是保健教員平板無奇的一句「參加者不得離開校園。」像是古老的錄音機絞帶一樣重複播送。

  保健教員無情冷淡的話語。
  走廊屍體未暝的雙目。
 
  啊啊,那會成為多少學生午夜夢迴尖聲嘶叫著意欲掙脫的夜的魘的業。

  ——想要實現願望的你們每一個人,都是殺人兇手。
  就算有著JOKER這樣華美的寶冠加持,仍然洗刷不去這樣行為的你們就只是屠夫而已,人命之於你們,一如草芥。
 
————又有多少人能夠真正的,將之視為草芥。
 
  「我不相信。」


  「嘿、你聽說了嗎?」
  『嗯?隔壁班死人的事情,你告訴我全世界還有誰不知道?』

  「誰知道呢,那個倒楣鬼的爹娘吧。」誰的聲音嘻皮笑臉的傳導過來,和著門被一把「喂!又有人死在美術教室了!」的喊叫狠狠撞開的噪音一同傳進耳內。

  一片騷動的校舍特別不寧靜。
  這只是開學的第三天而已。

  「我看你倒是很淡定啊。」
  『之後每天都有可能死人的校園生活,喂,你難道不是做足了覺悟才踏進來的嗎?一條命兩條命,要再為這種屁點大事情勞心勞力呼呼咤吒的,饒了我。』

  「……你的手在抖噢?」
  『--!!說甚麼呢你的腳也是啊。』
 
  ……說到底他們幹嘛互踩痛腳呢。
  少年們逞強的對視一秒隨後頹喪地左右別開視線。

  要將人命是為屁點大的事情去看待,他們都還需要時間。
  這時候的學生們漸漸開始明白,最先承受這些,並且付諸實行的人,才有可能成為作後的贏家。--成為JOKER。

  【 『比方說,那個殺人兇手。』 】


✽ 【end】 ✽